中国央行官员称应加强监管协调 按资管产品类型统一标准规制 / 2 years ago中国央行官员称应加强监管协调 按资管产品类型统一标准规制3 分钟阅读路透北京2月24日 - 中国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近日称,应进一步加强监管协调,减少监管套利,遵循机构监管和功能监管相结合的原则,落实穿透式监管;按照资管产品的类型而非按照金融机构的类型,分类统一资管产品的标准规制。 她在接受中国金融时报专访时并表示,要强化金融宏观审慎管理,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统筹监管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和金融控股公司,统筹监管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统筹负责金融业综合统计。 “强化宏观审慎管理和监管协调,消除金融自我循环投机套利的土壤...完善逆周期、跨市场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早期识别预警、事中监测控制和事后救助处置等机制,”阮健弘称。 她认为,应该加快构建金融业资管业务统计体系,支持总量、关联性、杠杆水平、资金真实投向等方面的监测分析。 对于金融体系存在的自我循环的倾向,阮健弘表示,首先要说明的一点是,金融体系内部的交易行为很多是必要的,对于维护金融体系自身大循环具有重要意义。但近年来,金融体系内部的交易行为确实出现了一些偏差,这集中体现在资管产品快速发展和同业业务功能变异上。 一方面,在实体经济的基础资产收益率下行背景下,银行、证券、保险等各类金融机构纷纷涉足资产管理产品领域,以创新之名开发了不少长链条、跨行业、跨市场、层层嵌套、结构复杂的资管产品,各类“通道业务”流行,导致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滞留时间延长。 “甚至一些资管产品依托控股公司架构,在集团内部自我循环、自我买卖。从能够掌握的数据看,截至2016年上半年,金融业各类资管产品汇总余额高达近80万亿元人民币。”她称。 另一方面,部分银行通过买入返售、同业投资等方式,投资信贷资产、信托受益权及资管产品等金融资产,同业投资业务发展迅速;此外,部分网贷平台有悖服务小微企业的宗旨,吸收资金进行复杂的嵌套投资,也拉长了融资链条。 她认为,产生这一问题主要有三方面原因,具体而言,一是存在跨行业、跨领域监管制度漏洞,监管政策统筹协调不够,导致标准不一和监管真空。金融基础设施和金融业综合统计不健全导致跨行业风险识别预警能力不足,各类产融结合集团和金融控股公司、互联网金融平台、交叉性金融产品、地方金融交易所迅速发展。 “一些所谓的“金融创新”产品游走在灰色地带,实际上没管住。监管套利活动滋生。”她称。 同时,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机制缺失,金融产品刚性兑付盛行,金融市场无法出清导致部分定价机制失灵。价格扭曲增加了市场上的套戥机会。 此外,实体经济结构性问题比较突出,导致资金缺乏好的投向。实体经济盈利能力下降,部分工业企业财务状况差导致投资资金不敢进、不想进;服务业管制仍然较多,部分行业准入门槛较高,制约了服务业吸纳资金的能力。 中国央行有意统一金融机构资管产品的监管规则,路透援引业内人士获得的央行草拟关于监管金融机构资管业务的相关文件称,对资产管理业务的多层嵌套、杠杆不清、套利频繁等重点问题统一标准规制,减少存量风险,控制增量风险,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目标,并坚持宏观审慎管理与微观审慎监管相结合、机构接管与功能监管相结合的监管理念。 **管住货币总量** 阮健弘表示,未来央行将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进一步完善货币政策调控模式,强化价格型调节和传导,深化金融机构改革,完善金融市场体系,畅通政策传导渠道和机制,抑制资产泡沫,防止“脱实向虚”,提高金融运行效率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当前,中国货币池子里的水已经不少,但在一些领域,金融资源错配比较严重。部分金融市场中套戥机会过多、过大,诱惑市场参与者‘脱实向虚’。 ”她说。 她表示,未来要管住货币总量,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调节好流动性闸门,保持流动性基本稳定;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的前提下,稳妥处置一批风险点;规范金融市场交易行为,引导金融企业回归本源,改变不顾风险追求规模和短期利润的倾向。 她提到,央行自2011年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总体看取得了显着效果,但也存在一些因素导致货币政策传导不畅,如一些市场主体财务“软约束”问题仍然存在,对利率的敏感性不够,价格工具的传导效果有限;部分金融机构管理较为粗放,经营行为调整较为滞后,影响了货币政策传导。 同时,存在地方政府干预商业银行经营的现象,制约信贷总量调控和结构调整;另外,地方政府扩大基础设施投资规模与财政可持续性之间也存在不协调。 “以上因素在遇到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金融市场出现较大波动的情况时,导致部分时段的货币政策在实施上可能是稳健略偏宽松的。”她说。 至于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上升,阮健弘称,金融业占比上升有其客观因素,一是剥离不良资产的影响,二是金融资产扩张的影响,三是金融业补充资本的需要。 “初步判断,未来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可能趋于下降。事实上,2016年,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较2015年已经出现下降。”她说。 2006年以前,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较低,由于亚洲金融危机后不良率较高、银行业贡献被低估等原因,2001年至2005年平均为4.4%,明显低于同期美国(7.5%)的水平。自2006年以来,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上升,2011年为6.3%,2015年为8.4%,2016年为8.3%。从国际比较看,已经超过了美国等发达国家水平,出现了偏高态势。(完) 发稿 马蓉; 审校 乔艳红